欧美关系,谁在三心二意

欧美关系,谁在三心二意

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在陪同拜登总统参加完G7、北约、欧美和美俄峰会后马不停蹄,再度出访德国、法国和意大利。布林肯的“回马枪”既是想趁热打铁、延续拜登对欧洲的“魅力攻势”,用“去蓬佩奥化”来跟进“去特朗普化”,也想要通过在“北溪-2”天然气管道项目、欧洲周边安全等双多边议题上的姿态,来释放美国国内对拜登政策调整的压力。当然,落实美欧对华“共识”、打消欧洲的“三心二意”,也是布林肯访欧议程重点。

首先,“去蓬佩奥化”是首要任务。布林肯的身世背景、旅欧经历甚至谈吐气质,都让他在欧洲收获了好人缘,也很自然地成为了他的前任——样貌粗笨、谈吐粗俗的蓬佩奥的对立面。布林肯也很刻意地去营造这种对立,以便更好地服务于“美国归来”+“特朗普例外”的叙事。因此布林肯在行前对欧美关系和德法同行都不吝赞美之辞,不仅在德国和马斯把酒言欢并共同抨击“反犹主义”,也在法国大谈“巴黎岁月”并和勒德里昂亲密互动。对于依然脆弱的美欧关系来说,“去蓬佩奥化”的仪式感依然很重要。

布林肯的访欧行程是由一系列双多边活动串联起来的,除了对德、法、意的双边访问外,布林肯还要参加涉及利比亚、叙利亚局势,合作打击“伊斯兰国”的多边会议以及G20外长会,甚至还会花时间去一趟梵蒂冈。布林肯想要借此显示的是美国正“回归多边主义”的姿态,一个愿意四处插手而不是任性退群的美国,同时又是一个愿意花时间听盟友发牢骚而不是我行我素的美国,的确非常符合欧洲对于西方主导的“多边主义”的想象。

其次,美欧之间还有难啃的“硬骨头”。布林肯和蓬佩奥在外表和气质上的差异,无法换算成特朗普和拜登政府在对欧政策上的差异。布林肯在首站德国碰到的“北溪-2”天然气管道项目问题,就是一根涉及德美地缘政治和能源产业分歧的“硬骨头”。此前,为了给拜登的欧洲行营造气氛,美国政府部分解除了针对该项目参与者的制裁,但却遭到了民主共和两党几乎一致的反对。对此布林肯也一直未松口,直言“反对‘北溪-2’项目”,认定它就是“服务于俄罗斯地缘战略的能源工具”。无论如何秀亲热,布林肯此次德国之行显然没有在“北溪-2”问题上讨得好来。

除了“北溪-2”天然气管道项目问题外,布林肯为了落实此前各场峰会成果,还得接着和欧洲谈抗疫合作、经济复苏以及被称为B3W的“高标基建”等议题。但这些问题似乎也只是谈谈而已,一方面欧美之间的人员流动尚未相互开放,另一方面美国仍不肯下血本让欧洲获益,再多的合作议程也只能停留在纸面上。

在地区问题上谈谈利比亚、叙利亚可以,但伊朗或以色列问题就是难咬的硬骨头。给中俄分分类定定位也比较容易,但欧美缺乏在“高标基建”这类吃力不讨好的领域真正开展合作的内生动力。在表面上达成对俄对华的所谓“欧美共识”之后,双方“立场一致、做法不同”仍是让拜登和布林肯大伤脑筋的地方。

再次,美欧对华“合而不同”。就在拜登前脚走布林肯后脚来之间,一些欧洲国家政要显然不愿让“修复欧美关系”被直接解读为“为对抗中国结盟”,法国总统马克龙、德国基民盟主席拉舍特都出来找平衡、打圆场。这对于的确想拉着盟友针对中国的美国来说,着实有些丢脸且光火。因此尽管中国不是布林肯访欧的公开话题,但显然无法回避。

也许是为了对冲马克龙和拉舍特等人的声音,28日有报道称,英国鹰派政客和美国一科技政策智库鼓动西方盟友组成所谓“贸易北约”以对抗中国。该提议是让西方国家按照北约的路线建立一个以贸易为基础的联盟。根据北约的规则,成员国统一保护任何受到攻击的其他成员。不过该提议并未得到官方支持,一些分析人士也对这一概念能否实现持怀疑态度。因为这样一来,美欧不仅在安全防务上捆绑,在经贸上也会形成深度捆绑,这与欧盟日益强调战略自主似乎背道而驰。

从布林肯的有关表态来看,美欧除了在对华“合作、竞争、对抗”的三重定位上似乎一致外,在与中国对抗的目的、手段以及领域上都有不小的分歧,否则布林肯就没有必要用“美国不是针对中国而是为维护规则,而中国(恰巧)正在挑战规则”这样绕口又蹩脚的说辞来再次寻找共识了。

就在布林肯到访前,意大利外长迪马约在和王毅外长的通话中,再次强调双方开展“一带一路”合作的重要性和必要性,这和要通过B3W与“一带一路”倡议形成对冲的G7共识似乎也很难兼容。如果布林肯真的有心,他就不得不奔波于美欧之间,不断地和在质疑、犹豫和反复之间切换的欧洲做“统一思想和行动”的工作。

在“共同对华”的这条路上,美欧注定走得艰难。(崔洪建,作者是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欧洲所所长)

责编:吴正丹